• 9 / 15 ページ

早春

早春


獨自在只剩人工色彩照明的街道行走,舉目所及兩旁都是自己消費不起的店家。

面前的牆上掛著的一張長三公尺、寬兩公尺的某英國品牌的秋冬落地看板。模特兒穿了有著紅黑色經典品牌格紋滾黑色獸毛邊的長大衣和黑色皮褲,站在積了雪的英國街道上,雙手插在口袋中,塗著豔紅唇膏,白皙牙齒輕輕囓咬住一支漆黑皮手套。簡單的黑白背景,頭髮被刻意弄成火紅色,畫了配合衣服的紅色眼影,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俯視。

就著附近歇業的大樓外牆藍色燈光,他看著報紙頭版。將斗大的標題反覆看了三遍,然後將連翻開都沒翻的報紙連同塑膠膜都未拆封的八卦雜誌一起折好,塞進路旁的垃圾桶。
一陣風吹過,捲起人行道兩旁枝芽上的櫻花,在他身上降下一場夜櫻雨。

上前,伸出手摸了上面的人。
他第一次有被人從心口開了一記槍的感覺。

「認真的人就…輸了。」
淚水奪眶而出,蹲下身子,手指貼著牆滑落。

勾住了什麼東西,戒指叮噹地掉至柏油路地面,陀螺似地轉圈。閃著城市的五光十色。

輸了。
這次,他徹底的輸了。

更新日:2018-01-25 14:04:17

  • Twitter
  • LINE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