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 15 ページ

深秋

深秋

在最後一聲雷鳴後城市進入了秋季的最高峰。持續數天的炎熱天氣著時令人發狂。
在秋老虎肆虐前已接到高層捎來的訊息,來不及對身邊任何一人作告別,包括那天之後再也沒連絡的那位。作為代表的身分,被帶離了這個陷入悶熱的國家。

西半球的秋天,是加拿大楓葉正紅的時期。
從紐約到米蘭、巴黎至羅馬,終點站的巴塞隆納時尚周也少不了這名亞洲人的身影。
步上每一座伸展台,在每一個定點前將名家們的最新作品完美專業地呈現。鎂光燈閃爍。
突然,希望遠在地球另一端的他偶爾也能翻翻潮流誌以外的雜誌。

和西班牙這裡的業界高層們聚餐之後回到飯店,客房服務生以西班牙文告訴他有來信,已經放在房門的夾縫裡。
他在洗好澡,繫好腰間的浴袍帶子後才坐在床沿將信件拆開。信裡頭僅一張傳真影印紙,鉛印的字體打著大大的入選通知,快速瀏覽過一長排的姓名後看見那熟悉的三個字。
寄件人不是他。
離去前早預料他不會主動說,私下安排在圈內關係不錯的關係人士轉手寄來的。
想打電話的手在碰到話筒後又放下。這件事情是秘密。
再者,想看他的人的心情,勝過單純聽他的聲音。

▪▫▪▫▪▫▪▫▪▫▪▫▪▫▪▫▪▫▪▫▪▫▪

他愣愣地躺在練習室地板上喘著氣。雙腿跟腰都因為練習過度而酸痛。但這些都比不過剛才被人使勁壓在地上撞到的後腦以及被掐住的手腕來得疼。

好像誤闖天鵝巢的蟲子。
尚未羽化成蝶,是連會不會變成蝴蝶都不曉得的蟲子。想著,擦破皮的嘴角不禁一抹苦笑。

總之那個人不在,自己就變得任人宰割就是了。

衣服給人扯壞了,鬆垮垮地垂在肩頭。
他看著鏡子裡那幾個扭打在一起的幾個男人和剛才來找碴,現在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女人。
這種趁大人不在就跑來欺負人的小學生招數說真的,實在老套。
但不知道是暴露在冷氣之下還是驚魂未定的緣故,發現自己竟然在發抖。
給人扶著坐起身。失去血色的表情,咬緊下唇搖頭拒絕了他人的關切。

他只需要能讓我成為第一就可以了。其他什麼都不用管。

更新日:2018-01-25 14:02:29

  • Twitter
  • LINE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