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 15 ページ

盛夏

盛夏

他抬頭看著涉谷某棟百貨公司大樓外牆上的巨幅看板。裡頭的模特兒彷彿高傲的鷹,視線銳利地俯視大街,毫不留情地攫取街上來往行人的目光。
他只是站在十字路口旁的人行道上,看著他。

早晨,用過早午餐後趁著他將盤子放進流理台的空檔,我從防潮箱裡拿出以前數位展走秀時,主辦單位高層致贈的單眼相機。
「穿上。」命令到。
我坐在客廳的地板上,看著他以目光審視披在沙發上的幾件衣服。
看著他在我面前,露出那纖細的腰更衣。
「不太習慣…」拉低牛仔褲的褲頭,扯著身上和以往服裝相比合身許多的黑色七分袖他低聲說。
「就像做愛,總有天會習慣。」我說。
拉過他,要他站在陽光充足的落地窗旁邊。窗子外面是木質地板的陽台,空間大的足以放下一套花園桌椅的陽台之下就是繁華熱鬧的城。
完善場所和完美天氣,都很適合照相。

要他隨意擺幾個姿勢,竟老實地回說他不會。
「那你都怎麼工作的?」
「攝影師會指示我。」
「好吧,」架好腳架,我打開鏡頭。要指示是吧?「從眼神開始,把這鏡頭看作是你的愛人一般。」
「愛人?」他發出戲謔地笑,「沒有那種東西。」
「沒有的話,就假裝。」我說。
「你就表現出,不擇手段也要得到那種的渴望。」
「很難。」他的話依舊帶有嘲諷的笑。
從相機後探出頭,我看進他的眼,後者連忙將視線撇開。
「那,看著我。」我說,「因為只有我…才可以讓你得到想要的,才能讓你成為第一,不是嗎?」

那是他第一次正眼看我。眼裡充滿媚惑、自信、慾望,以及我最想看到的渴望。
原先不帶任何感情的空殼突然灌滿這麼多情緒,讓他瞬間變得異常不真實。牽引著目光讓人移不開視線,沒看過人偶可以這麼誘惑人。我對那連罪惡都不知的眼神感到傾心不已。

「很好,記得這種感覺。」按著快門,我叮嚀。
「嗯。」
他倚在窗邊,夏天正午的陽光灑落,讓一頭澄黃如金的髮亮得刺眼。灑的睫毛一眨一眨地隨光影牽動,灑的雙眼看起來帶有些褐色。
他看著窗外,我彷彿可以看見那深褐色雙眼裡頭的藍天。
我停下手邊的動作。
「我覺得也許下次…換個髮型也不錯?」他面向我,輕聲問。
是否因為逆光會讓人暈眩的關係?抑或是那抹金熒煌得分外不真實?
擱下相機,我上前拉上那雪紡的窗簾。他維持坐在地上的姿勢抬頭看我。不多說話,我只是解開了腰間的皮帶。

看著在沙發上沉睡的他,我以最不驚動他的方式離開。相機收好,底片收進自己口袋。
一直到洗出來都不太記得總共照了多少相片,只曉得我越來越忌妒任何一個可以仗著工作名義對他按下快門的人。

▪▫▪▫▪▫▪▫▪▫▪▫▪▫▪▫▪▫▪▫▪▫▪

隔月的第二個星期三,他帶了三本最新一期的雜誌來按我家的門鈴;還有那新剪的頭髮,染成我跟那次看到的眼睛一樣的深褐。
「拉頁,三頁的跨頁專欄,這邊則是五頁。」他輕描淡寫地說著,手熟練地隨著說到的地方將書頁翻到。
「很好。」我說,發自內心的。
他僅以點頭致謝。
「這些感覺都和以往不一樣。」
「我要求的。」他說。
「新造型很好看。」真的,很滿意。
他沒多說什麼的跨坐上我。

坐在床尾,我扣著身上那件昨晚被我隨手丟在地板上的YSL襯衫。他從棉被裡發出一陣呻吟。
撇過頭,看見他一派悠閒地單手支著頭看我。
「有工作?」他問。難得會想知道我的事。
「下午有棚拍,還有要為下週的秀做綵排。」
「公司說,專欄頁表現好的話會讓我上封面。」他說,露出虎牙。
「恭喜。」
讓最上頭的釦子敞開,我爬上床和他接吻。
「來不來?」我問。
他對我伸出手,「票。」
「我的名字就是你的通行證。」吻親在脖子,感覺到對方打了個顫。

「如果記得,就去。」

更新日:2018-01-25 13:58:54

  • Twitter
  • LINE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