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15 ページ

初春

初春


他還記得初次見到的他,就像以往大家所看到的一樣,像一隻無感情的人偶娃娃。

「請問有什麼事?」
身旁的經紀人上前詢問,手裡還拿著我結束方才攝影後脫下的軍裝外套。
他個子小小的,整體紛圍卻給人強烈的壓迫感。
「你就是松岡昌宏?」無視經紀人,毫不客氣的眼神越過他,直看著我。
我朝和我四目相對的經紀人點點頭。後者了然於心地支開了攝影棚內所有人,整個空間裡只剩我跟他。

我仔細打量眼前的人。對方給我的感覺似曾相識。
兩顆痣明顯地在左眼眼角,吊高眉修的很細。金髮造型俐落,算是很不錯,就是太長了點。不合身的牛仔褲寬鬆地垂在腰際,同樣不合身的T恤穿在瘦小的骨架上,使他整個人看起來更小。不過整體光看服裝,怎麼說,用當下的流行話來說就是有型吧?總之,是隻被外界人為包裝過的娃娃。
「是,我就是。」我有禮地回答。
「我要跟你上床。」

直到那精瘦得彷彿只剩骨頭的冰涼手臂觸到我溫熱的身,我才想起好像是在造型師工作室的雜誌櫃底層,那幾本街頭雜誌卷末的小單元上看過他幾回。
是那連罪惡都不知道的眼神。

▪▫▪▫▪▫▪▫▪▫▪▫▪▫▪▫▪▫▪▫▪▫▪

時間正逢入春,季節變換搞的天氣非常不穩定。還亮著街燈的清晨,城市正下著雨。隔著玻璃,他坐在床邊靜靜地聽著外頭的雨聲。

「你也相信業界那個謠言?」
從身後遞過一杯熱咖啡。手臂橫過他的身子放在面前的矮櫃上。
「只要跟我上床,就可以成為頂尖模特兒的這個說法。奶精?不要?」
遞出去的奶精被對方拒絕,將它丟在馬克杯旁。
「難道被日本第一名模、同時也是松岡財閥的公子看上的人,不會成為頂尖嗎?」
他回過頭來,但沒有看我,而是盯著空間中某個點,淡淡地說。
「趁現在跟我說清楚,好讓我還有轉圜的餘地。」他說,那一雙人類可以最直接傳遞感情的靈魂之窗毫無情緒。
我笑了笑,「嗯,會啊。」
接下來的話我沒有問出口,因為他又主動貼上我。

「讓我成為第一。」又一次地,他重覆了昨晚在我炙熱身驅之下就不斷呢喃的話語。

對街大樓富設計感的清水模外牆,強烈白光打在代表了時尚的名牌海報上。雨滴不斷從裡面的自己臉上滑落;看到自己被印成黑白色的,還被放得這麼大,有時候會覺得挺丟臉的。

更新日:2018-01-25 14:03:40

  • Twitter
  • LINE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