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 / 47 ページ

《健剛健》Get naked(R18)

Get naked

******


「好的,那就麻煩你們了。」

森田掛上電話,將手裡的菜單隨手扔在電話旁邊。拿起擱在床上的舞台劇劇本讀起來,一縷捲髮遮到眼前,森田用手指輕輕將礙事的頭髮往耳後攏去。

幾小時前,才剛結束一場巡迴演唱會。在六人團體中有三個團員開開心心地跟著美食通長野去吃飯之餘,自己卻獨自回到下榻飯店叫客房服務。
其實也沒有覺得多寂寞,畢竟自己的工作行程很滿,只要一旦開始忙碌起來就不會有閒暇心思去管其他事情。
所以才有人說,會胡思亂想根本只是因為太閒了而已。


森田是如此全神貫注地在背劇本,才會連突然瘋狂響起的急促門鈴聲都可以嚇到他。
如果是客房服務這也來得太快了。而且,這種按鈴方法也太沒禮貌了吧?

在心裡嘀咕著,森田放下手裡的劇本踱步到門口。從門上小孔看出去,一張被長瀏海遮住了大半的燦爛笑臉正衝著貓眼笑。

不不不不不,這絕對不能開門。
森田一邊搖頭一邊倒退走,重新窩回自從進房間後就一直坐著的單人沙發座上。將臉埋回劇本裡,決定假裝在洗澡沒聽見。


電鈴在響了幾次後就停了。森田鬆口氣,再次讓自己沉浸於劇情裡。

在讀了約莫五六頁,一樣按鈴頻率的電鈴又響了。
不需要起身查看也能猜到是誰。在沙發上曲起雙腳,將劇本用膝蓋夾好之後把耳朵用雙手摀住。森田低聲覆誦台詞,這次打算假裝自己睡了沒聽到。



電鈴第三次響起的時候,講真的,要不是門外的人是喊著「客房服務─。」的旅館人員,森田真的很想開了門大罵對方「煩死人了!」。
一直來一直來到底是想怎樣?

這,可不能怪森田冷漠。
人在專心做事的時候都不希望被打擾的,即使對方是自己戀人也一樣。而且一旦放那傢伙進來,劇本八成就不用看了。

但是開門之前,森田還是謹慎小心地從貓眼確定對方是飯店服務生沒錯之後才拿下門的插銷。

「打擾了,這是您方才吩咐的客房服務。」
穿著身漿燙得平整的白色滾金邊制服,服務人員推著一輛銀色的手推車進房。檯面上的料理用一個半圓形的銀色遮罩蓋實,但肚子餓極了的森田仍可以聞到那能引起食慾的香料味道。


沒預警地,跟在那名服務人員身後,一個人影就這樣大大方方地從門邊晃進來。

「我就知道你是裝睡。」
對比森田一臉「不是吧?」的絕望,三宅臉上帶著計謀得逞的微笑。
看看正忙著把餐盤擺放到房內桌子上的服務生又看看擅自在靠窗那張床上坐下的三宅,森田用拇指和中指搓揉了下隱隱做疼的太陽穴。

現場有外人在,實在不好拉下臉叫三宅滾出去啊。而且要是對三宅發脾氣,只怕會讓他很難過的。巡迴才剛開始,若是影響到三宅日後的表現,森田自己也會很過意不去。
再說,最近自己忙著連續劇、舞台劇和演唱會的工作,跟三宅私下相處的時間真的是少得可憐。

健應該也是覺得好不容易能獨處了,才會一回到飯店就直奔自己房間吧?森田心想。

在服務生擺設好餐具之間的短短幾分鐘之內,森田那被工作充斥的腦袋裡就已經思考了該怎麼做才不會傷害到三宅、又能讓自己好好背劇本的前因後果。

「剛~你不吃飯嗎?冷了不好吃喔。」
代森田道過謝、送走服務生之後,原本坐在床上玩手機的三宅注意到森田還站在門邊發楞,便出聲音提醒他。
森田回過神來,三宅又將注意力放回手機上了。

可能健真的只是想抓緊機會待在自己身邊吧。
放棄叫三宅回房的念頭,森田嘆了口氣,坐到桌邊開始用晚餐。

用餐途中三宅時不時地對森田報告他們晚上吃了什麼、有多好吃、然後岡田分了自己好多肉吃得好開心這些瑣事。森田只是默默地邊吃自己的東西邊看劇本,隨口發出單音應答他。

「每次說能在外地跟團員一起吃飯多好的人都是你,最會爽約的人也是你啊。」三宅說到最後,還是小小聲地抱怨了句。
森田用餐巾紙抹抹嘴,給了三宅一個「我有什麼辦法」的表情,在喝過可樂之後便到浴室刷牙。

更新日:2018-01-26 13:41:56

  • Twitter
  • LINE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