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 / 47 ページ

《健剛》Poison Peach

Poison Peach

******

1.

水嫩,甜美,又如此高貴。
他就像顆桃子,大家都喜愛他。

******

跟在吵吵鬧鬧的人群後頭踏進美術室,一如既往地,剛找了個背對窗戶的位子坐下來。
這間略為老舊的美術室不算太大,但容納一班十幾個人綽綽有餘。松香水嗆鼻刺激的氣味混了顏料的金屬味飄在空氣中,綠色門樑房柱有些斑剝,可以看到底下的米黃色木材,一格一格帶著鏽斑的窗框侷限了天外那澄淨清澈的藍。

「今天的素描課,聽說有裸模的!」
一個留著平頭的男同學興致高昂地走進門口,雙手甚至還激動地握成了拳頭狀。

在準備畫布和用具的途中不慎聽到隔壁同學的交談且為此感到煩躁,忍不住皺起眉。推了下滑落鼻樑的圓框眼鏡後將有些鬆脫了的耳塞式耳機重新戴好。
音樂頓時讓空間裡的交談聲變得模糊,但還是有幾句話不時會在歌詞樂音的間歇中竄入耳膜。

「你幹嘛滿臉期待的樣子啊?」
坐在他旁邊的褐髮女孩子一臉厭惡地看他,這句話說出口立刻得到她旁邊的閨蜜附和。
「又不是第一次畫人體素描,而且可以請你有點藝大學生的自覺嗎?請用藝術的眼光來看待裸體!」那女孩子說,心情明顯比她的朋友對於這名有些得意忘形過頭的男同學要更為不屑。
「我還沒說什麼呢。」平頭男有些惱羞,煩躁地抓了抓後腦之後將炭筆從盒子取出扔到畫架上。
「你們就別怪他了,他思春期來得晚啦。」應該是平頭男的好友,一頭金色長髮在背後紮成馬尾的男同學一臉同情地拍拍朋友的肩膀,惹得眾人一陣訕笑。
「反正老師哪一次不是請中年阿姨來當裸模。」
「就是,沒什麼看頭的啦。」
「你們可以安靜點嗎?」
剛的聲線冷冷劃破熱烈氛圍、立刻起了作用,下一秒空氣瞬間安靜。
但也只靜了零點五秒。

─是森田嗎?他剛才說話了?

交談霎時轉為不算太小聲的耳語。

─呿,他在拽什麼啊?代表參加全縣比賽了不起啊?

老實說,剛覺得這種自以為壓低了可是卻擺明就是說給對方聽的耳語,比讓人當面指著鼻子罵還要更為煩人。

─還有那個髮型,他以為他是野口英世嗎?

不知道是誰,故意且惡意地朝他扔了顆軟橡皮的一角,打到剛的耳骨後落到沾滿髒汙的木板地上,剛只是直視著自己的畫紙,除了推高臉上再次滑落的圓框眼鏡之外不給多餘反應。

─個性這麼傲,真是可惜了那張帥臉。

這種時候不要回應才是正確的,剛曉得,況且他早就習慣不去在乎了,一直以來。

「你們在吵什麼,快就座啊。」
手裡揣著幾份素描簿跟畫具,頂著蓬頭亂髮也毫不在乎的男人晃進教室時發現學生們仍未定下心來,不禁提高了音量。
「唷!昌行,今天的頭髮也很有型喔!」
門邊一名男學生像是在給人助威那樣地往男人喊道。
「叫什麼昌行,昌行你叫的嗎?叫我坂本先生,或坂本教授啊。」
嘴巴雖然這麼說坂本臉上卻沒有被冒犯的不悅,反倒朝那名男學生彎出抹壞笑,沒有高高在上的學者架子,但仍不失執教鞭者的威嚴。
「快點坐好了。」
說著,坂本用手裡的素描簿拍了下那名學生的頭,「痛!」學生摀著隱隱作疼的後腦傻傻笑了,聽話地在他的畫架面前坐定。
坂本來到牆邊,倚著牆壁對學生們宣布:「好,大家都知道今天要畫人體素描吧?」
角落不知道是誰小小地歡呼了一下,引得全班一陣笑。坂本沒好氣地翻個白眼,臉上鬍渣隨他抽搐的嘴角歪斜了下。
「欸...請以藝術的眼光來看待,今天請的是我朋友的姪子,健,進來吧。」
剛取下隨身聽耳機收進口袋的時候,聽見隔壁男學生小小聲碎念了句:「嘖,男的啊。」

更新日:2018-01-26 13:41:18

  • Twitter
  • LINE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