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 / 105 ページ

9.

9.

─02:20 a.m•酒吧《La playa》─

健坐下來後並沒有馬上點酒,只是跟酒保要了杯水。含了顆冰塊在嘴裡,舌尖的急凍感順咽喉直達心坎。
總覺得近期沒怎麼好好發洩,簡直要逼死人了。轉著手裡的杯子時健心想,自我慰藉根本滿足不了連日來盤據心頭的鬱悶感。

今天穿了件淺色單寧夾克和字母塗鴉白上衣,黑色窄管褲讓健的雙腿看起來更加纖細。將瀏海稍微往側邊撥去,水杯湊到嘴邊,健以門牙輕咬住杯口打量四周。很快的,視線盡頭就跟不遠處一個坐在圓桌旁的中年男子對上眼。
對方朝健點下頭,健也回舉手裡的水杯示意。一看到健這舉動,彷彿等這一刻很久的男人馬上站起來往健所在的吧檯方向邁步前進。

很多事情的發生,真的只需要一眼瞬間。

看著對方越走越近,健神態自若地坐在自己的腳高椅上晃著腿。大叔中途還停下跟酒保點了兩杯酒。正想繼續往健走近時,一個幹練卻精瘦的身影卻逕自進入健的視線。
「嗨。」剛將手裡那杯澄綠色的環遊世界放到健手邊,手一扶就坐上健身邊的空位,「好巧呢。」
「才不是什麼好巧咧。」
往剛背後瞄了眼,中年男子早在剛介入的下一秒就悻悻然地帶著手裡那兩杯琴湯尼走開了。健轉而用不開心的眼神瞪著剛:「你又來打擾我。」
「這不是打擾,是搭訕喔。」無視健犀利的目光,剛將手裡喝了一口的蘭姆可樂擱到桌上。
哼。健不以為意地甩過頭去。伸出手卻沒有拿剛請自己的調酒喝,反倒擅自拿走剛的蘭姆可樂就灌了一大口。
「美其名是搭訕,可是你除了接吻以外根本什麼都不做不是嗎?」喝了酒後健便像是壯了膽似的,開始對剛劈哩啪啦地說教起來。
「今天八成也不會做吧?既然這樣就不要來妨礙我啊!總是來壞我好事,根本不知道你想幹嘛...莫名其妙...」
「呵...非得要跟你做愛才可以來找你嗎?」剛問。單手支著頭看著健因為酒精下肚就立刻紅起來的臉蛋,從西裝的左邊口袋裡取出一包黑色Davidoff,放了根菸到嘴裡。
健瞇起眼、對剛厲聲說:「我對柏拉圖式的情感沒興趣啦!」狠話說完後,逕自搶走剛叼在齒間、才點燃抽不到一口的菸。
「我也討厭接吻的時候有菸味。」健嘴上抱怨著,隨手把煙在吧檯上的白色煙灰皿捻熄。
「是嗎?」
身旁的男人聽到這,嘴角不住揚起。

健別過頭去不想看對方那笑得好討厭的臉,目光在面前的環遊世界聚焦之後端起杯子就大口喝下。六大基酒混合薄荷酒的嗆口辛甜味燒過喉嚨,後勁猛得讓健忍不住咳起來。正感覺喉頭殘留的鳳梨和橙子酸甜餘韻,一片昏沉隱約中健又聽見那好似煙霧飄忽不定的氣音,隨說話時呼出的熱氣撲上耳際。

嘿...。
那張俊美的容顏就近在咫尺,健覺得自己現在頭一偏就會親到對方。
「我們到別的地方去吧?」

更新日:2018-01-25 12:44:09

  • Twitter
  • LINE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