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 / 22 ページ

《剛健》蘇打冰棒

蘇打冰棒

一直到耳裡聽見雨水滑落屋簷、打上窗台盆栽的綠葉,森田才注意到雨已經停了。

縈繞東京街頭好陣子的盛夏炎熱,總算是讓近日在夜晚下起的雷雨給減緩不少。雨後清新的泥土味透過窗縫透進屋內,立式風扇緩慢旋轉,發出嗡嗡的馬達聲。電視還開著,五十吋螢幕上正播放著深夜新聞。

但即使下過雨,只開風扇根本不足以驅除屋內不安分的燥熱。

正想著,一滴汗水很湊巧地自太陽穴旁的髮際滑下、隨律動落在身下的人兒眉宇間。對方倒不是很在意,可能因為他也同樣汗流浹背,抑或是太過專注於魚水之歡中而無暇分神。

「呀...啊...剛...」三宅咬住下唇,貪婪地扭腰催促戀人動作。
「再用力點...」
森田沉重的吐息撒上三宅耳際,長著薄繭的粗糙雙手握住三宅軟嫩的臀部。
「呼...嗯...」
直達深處的搗弄,一次又一次的深深撞擊,將一句句甜美的滿足輕吟自三宅口中碰撞而出。
「哈啊...好深...喜歡、這樣...還要...」

不管是深夜想要吃拉麵、還是希望被更粗暴的侵犯,只要是三宅健想要的,森田剛都會盡力滿足他。

森田舔舔嘴角,俯下身去咬三宅脖子時嘴上的鬍渣惹來對方陣陣嘻笑。三宅因為肩膀被森田抓著壓在床墊上而無法逃走,只得不停來回扭頭、想擺脫森田的啃咬。
「哈、好癢~好癢啊...」
深褐色的長瀏海凌亂地貼在額頭上,三宅軟軟糯糯地求森田。不斷收緊下腹,希望藉由現在唯一能反抗森田的地方來讓對方住手。
「嘖,好緊...」果不其然被夾痛了,森田低喃著疼,停止啃咬三宅。
正當三宅想喘口氣時森田倏地抬起臉,粗糙舌苔貼上三宅脖子的青筋就往上舔,最終扳過三宅下顎將那兩片豐唇深深吻住。彎起三宅雙腿,以想擺脫那股緊縛感的蠻橫力道貫穿他。
「哇啊!呃、哈啊...」
三宅嗚咽著曲起了腳趾,森田在他體內來回摩擦所製造的快感讓昏沈的腦袋空白一片。
兩人做得渾然忘我,就連床頭的電視遙控器被震掉、摔在地上迸出了電池都無心去管。



都說是在寒冷的冬天會特別眷戀人的體溫。但在這樣下過雨後的清爽夏日,森田反倒比任何時候都還想跟三宅做愛。







「哼嗯...」
高潮後的餘韻總算退去,三宅趴臥在被兩人汗水浸出深色印子的床單上,將擋在眼前的礙事瀏海用手指往後梳。
自廚房回來的森田將一瓶氣泡礦泉水扔到床上。三宅單手撈過後小心地扭開一半的蓋子,氣泡水發出一陣細長的氣體洩漏聲。
三宅看著透明瓶子裡一瞬間全往上湧的細密氣泡,隨口問了句:「剛,冷氣什麼時候會修好啊?」
「最快也要下周。」在床沿坐下,森田無奈地聳聳肩。
只套了牛仔褲、赤裸著上身,卻還是感覺黏膩熱氣貼在肌膚上。
「欸?怎麼這樣...沒開空調做愛熱死了...」
喝了口水後三宅翻滾到電風扇前面貪求那一絲涼風,扁扁的聲音就如他現在整個人一樣慵懶。
「嘿。」
將頭靠上森田的大腿,用那小小的兔牙在森田的側腹啃了口。
「我們去買點涼的吃吧?」

更新日:2018-01-26 14:04:14

  • Twitter
  • LINE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