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 / 22 ページ

《剛健》杏桃開心果慕斯塔

杏桃開心果慕斯塔


『既然要打,就打一輩子啊。』

撇了一眼電視螢幕左上角顯示的電子鐘,距離日期的變換剩下不到一分鐘。

心思完全不在電視上的夜間節目。視線飄到面前茶几,上頭放著的手機仍舊顯示待機時的黑屏,連訊息提示燈都沒閃一下。

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在意這件事。當稀鬆平常的事情有一天不再理所當然了的這份空虛感竟會令人如此難受,習慣真的很可怕啊。

嘆口氣,重重地往沙發上倒去。

難道真的就這樣結束嗎?

想著,將手臂橫過眼前,苦笑了一下,自語著:「不是說,從這裡開始,不要消失嗎─…」

“叮鈴。”

「喂?」幾乎是用彈跳的方式從沙發上起身,連來電者是誰也沒看清就用拇指劃過接通鍵。

只聽見那熟悉不過的聲音,用那全世界都再熟悉不過的曲調唱著自己的名字:「森田~剛~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接著語帶歉意地補充:「對不起喔,剛剛手機在充電啦 。」

聽見那聲音的當下,自己都沒意識到嘴角那不經意地笑:「好慢。」幾乎是用氣音說出。

「什麼?」

「幹嘛啦?這麼晚了。」馬上換上一如往常的口是心非。

那個聲音不管他,自顧自地說:「欸,我是第一個嗎?」

「你以為還會有誰會半夜不睡覺就等著打電話?」

「欸嘿嘿…」對方發出一陣玩味的笑,「不是還有人半夜不睡覺就等接電話的嗎?」

聽見電話另一頭陷入了沉默,知道自己說中了的這方笑得更是開心了。

「喂,壽星,吃蛋糕了嗎?」

「有點常識好嗎?」瞄了一眼電視機上的時間,「大半夜的,十二點零五分呢。誰會半夜吃蛋糕啊。」

「那麼,我又是第一個了?」

『叮咚!』

右耳才聽到這話,左耳就聽見自家的電鈴被按響的聲音。

「欸?」

站起身往對講機的方向走去。只見螢幕被什麼東西給擋住了,顯示出一片白。狐疑地按下通話鍵。

「請問…」

「唷喝─」那即便半夜仍精神飽滿的聲音,自對講機和手機同步傳出。

接著那一片白色消失了,出現一抹被壓低了的棒球帽子擋住,只露出下半張臉的微笑。

「開門吧?」

更新日:2018-01-24 14:43:54

  • Twitter
  • LINE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