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2 ページ

《剛健》焦糖布丁

焦糖布丁


不知道是不是年紀增長的關係,現在早晨總是很早就醒了。跟那個老頭隊長一樣。

不過啊,腦子是醒了沒錯啦…身體卻往往不願醒來,就連眼皮都不想睜開。
沒什麼工作,整個人都變得好懶散吶…。
透過閉著的眼皮可以感覺到外頭已經是艷陽高照的中午;也因為閉著眼睛,所以聽覺也就變得比平常要來得敏銳。

有人進房間了。
有人爬上床了。
有人、有人…

「嗯…?」
佯裝成剛睡醒的沙啞嗓音,慵懶地睜開一眼,看著眼前那張燦爛到不輸外頭艷陽的微笑。
「吵醒你了?」你問。
笑的很開心嘛!你該不會是對於,偷親我而且自以為沒被發現而感到得意吧?
笨蛋。
「該醒來囉!」趴在我身旁,你催促著。
早就醒來了,笨蛋。
「嗯…醒來了。」
嘴上是這麼說,但我卻一點也沒有要爬起來的跡象。你跪在床上雙手抓住我,試圖把我拉起來。
「已經中午了哦,你還真會睡啊。」
「難得沒工作,讓我多睡點不行嗎?」
真的很奇怪呢,腦子明明很清醒,可是聲音給人的感覺就是沒睡飽似的。
「不行不行,這樣人會變懶的。」你皺起眉,努力的想把半點力氣都不出的我給翻過身。

已經變懶了。我在心裡說。不過這個姿勢正好。
猛然地手一收,不偏不倚地勾住你的脖子,將你拐進懷裡。
「既然如此,就一起變懶吧。」
將鼻子埋進你的髮,嗅著我身上同樣也有著的洗髮精香味,我耍賴著。
「啊,才不要。」你反對,扭著身子想鑽出我的臂彎。
逃得了就試試看吶。
「你很煩耶!」你對於我收緊力道的舉動提出抗議。
「你還是床上時可愛,」我將半張臉埋進枕頭,開玩笑地說:「都不會反抗我。」
「你啊…」嘟起嘴,你放棄了掙扎,「真的很奸詐耶。」
嘆口氣,你乾脆也在我旁邊躺下。
「這不叫奸詐喔,這叫機伶。」
湊上前,額頭靠額頭。
「喜歡的人主動靠近身邊,哪有不把握機會抓住的道理?」
稍微把頭的位子挪高,這樣你就不得不那樣跟我說話。
「根本只是智慧犯而已。」你抬起眼問:「你還要躺多久?」
有了,這種眼神真讓人無法招架啊。
「再躺一下。」我說,吻了你額前的黑色瀏海,「因為你在床上時比較可愛,我要再多看一下。」
「笨蛋,噁心死了。」你垂下眼瞼,一臉受不了的表情。

幹嘛這樣,每次都嫌我情話說太少的人也是你耶。
「一下到了沒有?」靠著枕頭,你問。
環著你的腰的手忍不住收緊力道,「你要做什麼?」
「昨天晚上買回來的布丁,好想吃。」
「早上的時候為什麼不吃?」我有時候實在搞不懂你。
你又抬眼看我了。
「想跟你一起吃。」你那扁扁的童音這麼說。
有人犯規了。
「我現在就起來。」撇過頭推開你,我連忙爬起身下床,「去客廳等我。」

人真的好奇怪。明明喜歡的要死,卻又因為怕受不了而希望對方別再這樣下去。

更新日:2018-01-24 14:42:32

  • Twitter
  • LINE
  • Facebook